春潮夜雨

《二八》小甜饼一发完

惊!
江苏考生幻肢一硬,考场开车
向师兄师姐学习

吃不瘦怎么办:

第一次写舟渡cp竟然是用江苏高考作文题😂
祝大家食用愉快(。’▽’。)♡

「江苏:车有各种类型,车来车往,车传递着真情,承载着时代的变迁,折射人世的变化,道出人生的哲理。请以此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作文,题目自拟,文体不限,诗歌除外。」

《二八》

费渡一直对骆闻舟的那辆二八怀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有时候看着那锈色的铁架子,忍不住连整个角落的空气都一起嫌弃了。

有时候早上迷迷糊糊看见晚起的骆队匆匆忙忙抓起车钥匙,然后突然意识到今天限号,破口而出一句“我艹!”。懒着身子磕在窗台上,看骆大爷摇摇晃晃地骑着“破铁架”,耳边似乎也传来了“叽叽嘎嘎”的噪音,不知道为什么,嘴角又会忍不住上扬。

某天,两人在家小酌半杯后接到了警局的电话。车肯定是不能开了,骆大爷就拖出了他的大二八,拍拍后座。

费渡一脸嫌弃:“这破车带得了人吗?”

骆闻舟不干了:“怎么了,看不起二八啊!我小时候可是被我爸用这车带大的!”

费渡立马识相:“这车当然能带!我是怕带不了这么重的…”

还没等话音落下,骆大爷又插嘴道:“那就是看不起我啰!你这一把排骨,我还能带不动?”

费渡:“……师兄我错了。”



骆闻舟终于得偿所愿地带着媳妇儿出发了。严重超载的老二八在扭了两个八字以后,竟然奇迹般地开始直线前进了。

街道上人来人往,黄昏的喧嚣点亮了不夜城的霓虹。

可在万千车马声中,费渡却只听见那有些刺耳的“嘎吱”声,映着落日的暖色调,刻进他名为“爱”的记忆格子里。



骆闻舟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笑了:“费渡,我其实用这车带过你,记不记得。”

并没有用疑问语气,就好像他确定费渡不会记得一样。

事实上,费渡的确不记得。

不等费渡想到一条像样的理由,骆大爷就自顾自说下去了:“那次调查完送你回家,局里刚好没车了,我就把你捎回去。一路上你一句话都没说,那时候我就觉得,这孩子太招人疼了…”

费渡突然抱住骆闻舟的腰,也不管大庭广众,撒娇般地蹭了蹭,骆大爷脑子里一个断片儿。

等回过神来,骆闻舟转开了话头:“费渡,你知不知道你赚大了。”

“我知道啊。”

“你知道个屁。我爸用这车的时候,只有太后和我坐过后座儿,当时我爸就说这是媳妇儿和儿子专座。现在多了个你,你说你要叫我什么?”

骆队身心舒畅地骑进警局大门,等着占一把自家媳妇儿的便宜。

“爸爸。”费渡嘴角噙着坏笑。

大二八突然在院里扭了个秧歌。

骆闻舟一步跨下车,回头发现费渡乌黑的瞳子含笑望着他。

费渡仍坐在后座上不肯下来。

唇齿相缠。

评论

热度(176)

  1. 春潮夜雨吃不瘦怎么办 转载了此文字
    惊!江苏考生幻肢一硬,考场开车向师兄师姐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