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潮夜雨

【魔道祖师】江澄的恋爱读心系统

哈哈哈冰雪聪明玉树临风武力高强学富五车帅气逼人浑身优点的外甥
舅舅你个外甥吹!
江澄为第一视角,居然有那么多内心戏

一杯没气的可乐:

*江澄有(部分)读心能力的设定
*涉及cp有忘羡,追凌,曦澄
*无脑欢乐向,不可避免地ooc了

1.
江澄有个并不为人所知的能力,读心。

这个能力看起来很厉害,但实际上是屁用没有。因为江澄能“读”到的,只有涉及“恋爱方面”的内容。

也就是说,我们至今单身的江宗主可以看到身边人日日夜夜思念心上人的心理活动,他无时无刻不被塞着狗粮。

很气,但是没有办法。很想把魏婴的脑袋摁到狗毛里解解气。

比方说现在,他正坐在餐桌前,看着对面的魏无羡蓝忘机打情骂俏,或者说是魏无羡单方面打情骂俏。江澄也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答应来赴这场宴。魏无羡说是为了庆祝自己和蓝忘机在一起几几几年来着,便请了江澄来云深不知处吃顿饭。

此时此刻的江澄想对当时一口答应下来的自己深情地说一句:妈的智障。

在他对面魏无羡正笑嘻嘻地搂着蓝忘机的胳膊,一口一个二哥哥但就是不肯好好吃饭。蓝忘机看似面不改色波澜不惊,但头顶的两个大字“可爱”已经出卖了他的心理活动。江澄还看得到魏无羡的心里想法,一行小字飘在他的头顶上——“就知道装正经,明明在床上的时……”

咳咳咳咳咳!

江澄猛地挪开视线,抓起酒杯就是一个感情深一口闷。在他左手边坐着的蓝曦臣脸上挂着不明所以的笑容,温柔地问道:“怎么了?你喝慢点,别呛着了。”

“没事……”江澄虚弱地摆摆手,他觉得再看下去自己要开始胃疼了。

“别闹,吃饭。”

“要二哥哥喂我!啊——”

蓝忘机无言地看了魏无羡一眼,夹起一筷子花菜送到他的嘴边。魏无羡抓住蓝忘机的手,一边用拇指摩挲着蓝忘机的手腕一边张嘴咬住筷子。两个人又若无旁人地卿卿我我了一会儿,魏无羡不经意间粘了粒米粒在嘴角,蓝忘机自然而然地替他擦去。两个人深情脉脉地四目相对,江澄看到他们的头顶上开始飘过大量甜腻腻的情话。终于,在魏无羡的头顶上飘过“想日”两个字的时候,江澄一个手抖碰撒了酒杯。

再看下去就不是胃绞痛的问题了,怕是得直接胃癌啊!江澄黑着脸,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道:“魏无羡,你就不能注意一下场合吗。”

蓝忘机脸上一尘不变的表情稍稍波动了一下,他的嘴角又下压了一点。魏无羡左看看右看看,拉拉蓝忘机的袖子示意他别和江澄过不去,然后扭头看着江澄,脸上依旧是一副没心没肺的笑容:“好啊好啊,我听江宗主的话,现在开始认真吃饭怎么样?”

江澄揉了揉太阳穴,轻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后。然而,下一秒他看到的景象又吓得他差点摔了手里的东西。

他看到蓝曦臣的头顶飘过一行字——“哈哈,生气的时候也好可爱。”

可可可可爱?江澄不可置信地看了眼蓝忘机,心说这幅苦大仇深的面孔你是怎么看出生气的你是怎么看出可爱的?该说蓝曦臣不愧是姑苏蓝氏弟读机吗?这是什么操作?!

还有……自己的能力是只能看到“恋爱”相关的心理活动,所以……

魏无羡注意到江澄复杂异样的眼神,忍不住被吓得缩了缩脖子。江澄看着他,干巴巴地笑了笑:

“没,没什么。就是觉得红配绿挺好看的。”

2.
这场饭吃的无比尴尬,打破僵局的是窗外传来的“咚”的一声。蓝曦臣率先前去查看,其余三人也跟了上去。跟在蓝曦臣身后的江澄看到眼前的景象觉得自己心脏病都快发作了——虽然他还没得心脏病。

是从墙上摔下来的金凌。

金凌骂骂咧咧地揉着自己的屁股,在看到不远处的四人后瞬间僵在了原地。他的头上蹦出几个大字:“完蛋了,舅舅会打断我的腿的。”江澄一脸懵逼地与金凌对视着,三秒之后迅速做出了反应。

他疾步上前,拎起金凌的后领拖着他就走。蓝曦臣看起来还想再说点什么,但江澄只扔下一句“打扰了,先行告退”就急匆匆地拉着金凌离开了云深不知处。

他看得到金凌的心理活动!也就是说这小子……这小子有喜欢的人了!

江澄的双手一阵发抖,江澄的大脑一片空白,江澄的脸色一片乌青。他知道这一天会来,但他还没有准备好。

——毕竟这世间没有人能配得上我家冰雪聪明玉树临风武力高强学富五车帅气逼人浑身优点的外甥!

3.
江澄觉得金凌最近越来越反常了。

他会偷偷地翻阅一些书信,然后再写回信回去。金凌开始频繁地满脑子情话,江澄经常看见他暗自脸红。再后来金凌回家越来越晚,江澄听说他常常夜不归宿,或者天蒙蒙亮时才刚到家。

但是每当江澄试探着问他“有无心上人”时,金凌都是支支吾吾着转移话题,伴随着头顶上蹦出那一行大字“舅舅会打断我的腿的”。

很晚到家。

会被打断腿。

总是暗自脸红。

江澄捏着下巴沉吟了一下,迅速地得出了结论。金凌之所以迟迟不肯向自己袒露心扉,肯定是因为这小子看上了自己不会接受的女子!金凌也到了可以逛花街柳巷的年龄,怕不是被某个烟花女子勾去了心魂。但江澄是绝不会接受金凌与一个烟花女子结成夫妇的,所以才一直不敢开口……

完美!

这套逻辑完美!

接下来只要知道了金凌到底是喜欢上了哪位女子,一切就都可以解决了。江澄拿起茶杯抿了口茶,暗暗下了决心,打算明天晚上悄悄跟踪金凌,去一探究竟。

4.
翌日,晚。

江澄蹲在云深不知处外围的树林时,已经气到快要双手发抖了。合着金凌还是和蓝家的小子们聚众逛窑子吗?!不行,之后一定要去找蓝曦臣讨个说法!

前方传来叽叽喳喳的声音,江澄辨别出说话的人正是金凌,另外还有几位大概是蓝家弟子。他悄悄从灌木丛后探出半个脑袋,看见了金凌等人。金凌正在和边上一名少年谈话,那名少年看起来有点脸熟,但江澄一时间想不太起来是谁。

“蓝思追,我和你说啊,昨天仙——”金凌话刚说到一半,就突然脸色苍白地顿住了。他身旁名为蓝思追的少年还有些迷茫,在顺着金凌的视线望过去看的江澄的脸后,蓝思追也瞬间脸色白得如纸一般。

“完了,会被打断腿的。”

这句话在二人头上一齐出现。我日,难道还真的是集体逛窑子?这是什么新潮流?!江澄一边想着一边撸起袖子,朝二人露出一个和谐友善的笑容:“你们几个,要去哪里啊?”

“去,去夜猎……”蓝思追身旁的少年颤颤巍巍地回答道,“江宗主,晚上好啊。”

“景仪……”蓝思追慌乱地看了蓝景仪和金凌一眼,瞬即镇定了下来,泰然自若地答道,“江宗主,您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担心金凌而已。”江澄背着手,瞪了金凌一眼。他刚想开口喝令金凌跟着自己回去,身后就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哎呀,这不是江宗主么?别来无恙。”

“蓝曦臣……”江澄转过身,无名火不知为何瞬时间消下去一半。

蓝曦臣扫视了一圈,笑着开口道:“怎么,又要偷偷跑出去夜猎了?”

“不是偷偷,是光明正大。”金凌嘟囔道,在江澄凶狠的注视下乖乖闭上了嘴巴。

“没事的。孩子们也大了,不必这么担心。”蓝曦臣轻笑着解围道,“倒是江宗主来都来了,不如与我饮一杯再回去?”

江澄点了点头,瞥了眼金凌低吼了一句“给我早点回去”。金凌如释重负地看着舅舅和蓝曦臣朝另一个方向走去,脸上写满了“差点就死翘翘了”。

真是悬啊……

5.
江澄的酒量一向是还不错的,席间基本都是他在喝,蓝曦臣笑着看。两个人偶尔交谈几句,谈话内容无外乎是在唠家常。夜渐渐地深了,江澄酒劲上涌,正欲开口告辞,却被下一秒眼前的景象吓到瞬间酒醒。

“醉得脸红了呢,他还是这么好。这幅样子真可爱。”

江澄直勾勾地盯着蓝曦臣头顶的这句话,看得蓝曦臣都有点心里发毛:“我头顶有什么东西吗?”

“没,没事……”江澄赶忙摇摇头。他往身后看了看,确定这间屋子只有自己和蓝曦臣二人,蓝忘机并不在。

……蓝忘机并不在?

不是,自己能看到的是“恋爱”方面的心理活动,那么也就是说蓝曦臣所说的“醉得脸红了呢”的人,就是蓝曦臣的暗恋对象。蓝忘机不在的话,其实就是说蓝曦臣喜欢的不是蓝忘机,然后吧——

……哈?

那蓝曦臣喜欢的人……不就是我自己吗?

“我我我突然想起来今天还有点事我得先回去了!”江澄拍桌而起,扔下这句话急急忙忙地就往外跑,留下蓝曦臣一个人不明所以地端着酒杯。

6.
……这可真是太糟糕了!

江澄觉得自己的脸有点烫,看来果真是喝得有点醉。他沿着一条小路朝云深不知处外围走去,却隐隐约约听到了金凌和蓝思追的声音。江澄便藏在树后,偷偷探出一个脑袋观察这二人。

金凌和蓝思追正并肩坐在草地上,蓝思追右手边放着一壶酒和一碟子桂花糕。二人窃窃私语着,在皎洁的月光下笑得开心。

更可怕的是,江澄又看到金凌的心理活动了。

哦,还有蓝思追的。

“啊,离他的脸好近啊”、“不行了我要窒息了”、“笑起来的模样也好好看啊”、“怎么办,还想再和他多说会儿话”、“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该多好”……云云。

江澄毫不犹豫地踏出一脚踩在落叶上,发出的响声吓得二人回头朝他这个方向看来。这次江澄懒得气势汹汹地撸袖子了,他只是和善地笑着,看着一脸惊恐的金凌和蓝思追问道:

“你们自己选吧,我先打断左腿还是右腿?”

7.
蓝思追和金凌向他坦白从宽的那一天,魏无羡和蓝忘机两个人花了所有力气才把江澄给摁住,不然江澄怕是真的要抄起紫电上去就是一鞭。

“哎呀,他们也有自己的人生选择嘛。”蓝曦臣脸上看似人畜无害的笑容,此时此刻在江澄眼里就是笑里藏刀。江澄气呼呼地摇了摇脑袋,无奈道:“你们蓝家把魏无羡娶走算是在为民除害,但又拐跑了好端端一个金凌算是什么意思?下一个你们打算拐谁走?!”

“就差你一个了!江澄你也来啊!”魏无羡歪在蓝忘机怀里,看热闹不嫌事大地起哄道。江澄抬起手,做出要打他的样子。魏无羡赶忙笑着往蓝忘机怀里钻了钻,而蓝曦臣则过来装模作样地拦一拦他。江澄光顾着嘴上刻薄魏无羡,没注意脚下的路,不小心磕绊了一下。这一跌恰巧跌在了刚才作势拦着他的蓝曦臣身上,而下一秒,江澄就感觉自己被对方轻轻地搂住了。

江澄尴尬地僵在原地,耳旁满是魏无羡的起哄声。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几乎想不出一个优雅离开这个怀抱的姿势。蓝曦臣也有点慌乱,两只手虚虚地环着江澄,一时间竟然忘了放下来。

“江澄!你就认了这条命吧——”魏无羡笑嘻嘻地高喊道,“还说我秀恩爱?你现在都趴在人家怀里不肯起来了!”

“你……!谁都别拦我,今天这人我揍定了!”江澄气急败坏地喊道,选择性忽视了他还在蓝曦臣怀里这一事实。下一秒,蓝曦臣放开了江澄,蓝忘机挡住了魏无羡,蓝思追捂住了金凌的眼。魏无羡和江澄二人把蓝忘机当成柱子一般绕着你追我赶,一个嘴里喊着“你有本事你别跑站在那里来单挑”,另一个则喊着“略略略略我就跑我有蓝湛我自豪”。

今天也是,很美好的一天呢。

--鬼知道是tbc还是end--


我无fuck说

评论

热度(1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