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潮夜雨

☆ 《默读》读后感

理想与现实的差距  舟渡你学不来

大薯大:

陆必行阅读向来涉猎广泛,看过的书不计其数,其中绝大部分是正经的书,不那么正经的书当然也有,比如那本小/黄/文荟萃——《你懂的故事》。还有一些介于正经和不正经之间的书,比如远古地球时代某位作者的书。该作者自称是小/黄/文作者,陆必行原本是冲着这个而来的,结果翻了好几本书,发现期待中某个场景的描写很多时候居然只是一笔带过,什么“把零距离变成负距离”啦,“肌肉酸痛,一条大腿根部仿佛还在隐隐抽筋”啦,“实验课挂科”啦......只能全凭自己想象。虽然陆必行觉得自己上当受骗,但是被书里的故事情节、角色设定、语言风格等所吸引,他还是一本不落地将其所有作品都看了一遍。

最近这段时间,陆必行在看《默读》。

1)
骆闻舟被气笑:“惯得你毛病——真以为我不敢把你怎么样?”
费渡有恃无恐:“唔, 警察叔叔,你敢把我怎么样?” 

陆必行读后感:“这种情景绝对不会发生在我和林身上的。” 

现实:
林将军气急败坏:“放开,真以为我不敢把你怎么样吗?”
陆校长恃宠而骄:“好怕怕,你想把我怎么样?来吧!” 

(结果骆闻舟还真的对费渡怎么样了。林将军,你呢?)

2)
费渡:“师兄我错了,你放开我,我保证不乱来。”
骆闻舟:“晚上想起夜叫我给你开锁,睡觉。” 

陆必行读后感:“捆绑啊?我绑林?我怎么敢呢?林绑我?他怎么会呢?” 

现实:
林静恒:“你现在放开我,我不跟你计较。”
陆必行:“谢谢了帅哥,不过你还是躺着继续计较吧。” 

(费渡心想:“......大意了,谁知道他临睡前还随身携带手铐......”
林静恒心想:“......大意了,谁知道他不肯乖乖把精神网交出来......”)

3)
骆闻舟:“你中学的时候跟人偷偷约会过吗?”
费渡:“师兄,这就开始打听我的前任了吗?没有,我读的是公立学校,全校没几个富二代,也不太合群。再说喜欢我的女孩太多了,挑了一个,就得伤害其他的,那多不好?” 

陆必行读后感:“我要是问林这样的问题,他肯定装聋作哑。” 

现实:
陆必行:“将军,你在乌兰学院读书的时候,有没有偷偷带女朋友......或者男朋友溜出去玩过?”
林静恒:“乌兰学院是军校,监管比这破铜烂铁似的基地严多了,出不去,抓住了要关禁闭。” 

(费渡心想:“早恋?那怎么可能?费承宇不会允许的。”
林静恒心想:“早恋?那怎么可能?周围的同学不是蠢货就是傻x,哪来的女朋友.....或男朋友?”)

4)
费渡:“说得对,意思是我现在可以开小差,把车停在路边亲你吗?”
骆闻舟:“不行,办正事呢。”
于是,费渡乖乖地继续开车。

陆必行读后感:“哎,想亲就亲嘛,还提前问什么?” 

现实:
陆必行:“我可以吻你吗?”
林静恒:“不行,我没说不生气了,滚一边去。”
陆必行:“哦。”
然后,陆必行不由分说地亲了上去。

(骆闻舟心想:“哎,我说不行他就真的不亲了?”
林静恒心想:“唔?我说不行他还亲我?”)

5)
费渡:“骆队要看就大大方方地看,我不收钱的。”
骆闻舟:“你们学校现在流行在工作期间骚扰上司?”  

陆必行读后感:“这场景要是发生在我和静恒身上,肯定是我偷瞄他然后被他逮个正着。” 

现实:
陆必行:“你要看,就大大方方的看,一眼一眼地瞟来瞟去,已经构成骚扰了你知道吗?先生。”
林静恒:“一边骚去,别打扰我。“ 

(费渡心想:“假装不动声色地看我?居然还说我骚扰你?“
陆必行心想:“假装不动声色地看我?快来继续骚扰我!”)

6)
骆闻舟:“不明白我以后可以慢慢告诉你,你招了我,这也是个‘仪式’,我给过你后悔的机会,现在退货反正晚了——走,回市局。”
费渡:“你当时不是说,你不是个刚表完白就转头怀疑对方的人渣吗?我就是想问问,你什么时候表白的,我怎么不知道?”

陆必行读后感:“哎,这表白也太隐晦、太曲折离奇了吧?我可不会这样。” 

现实:
陆必行:“看来没有白纸黑字的契约,感情牌不牢靠啊,统帅。”
林静恒:“我更倾向于前者......有什么问题?” 

(骆闻舟心想:“我表白得太隐晦了吗?他还来问我是什么时候表白的。哼,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混蛋。” 
陆必行心想:“我求婚得太隐晦了吗?白银十卫全都听懂了,就他不明白。唉,真愁人啊。” )

7)
一句“嘎嘣脆”戳中了骆闻舟的笑穴,此人要疯,大有下半辈子就靠这么一个笑话活的意思。

陆必行读后感:“哈哈哈哈——说起来,静恒那句‘水晶上那团冰箱球’,噗......哈哈哈哈......也、也够我......笑、笑好几年啦。” 

现实:
林静恒手黑抽中“喘气都是负担的病人”人设,难民营营长陆必行生活匮乏,大有要指望这事娱乐一辈子的意思。

(笑料不攒则已,一攒就攒个大的能笑一辈子的那种。)

8)
费渡对骆闻舟笑了一下:“哥。”
骆闻舟当时就忍不住抽了口气,头皮一阵发麻,身体立竿见影地发生了变化。 

陆必行读后感:“叫一声‘哥’而已嘛,反应太夸张了吧?” 

现实:
陆必行福至心灵,脱口说:“我代表第八星系认同......哥。”
这一声“哥”,简直比芯片干扰发射器还灵,当场把拧巴的统帅定住了,他成了一个僵硬的稻草人。

(骆闻舟心想:“一个字的称呼他还能说得那么十八/禁?真是栽在他手上了。”
林静恒心想:“他......他愿意叫我‘哥’了?”)

评论

热度(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