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潮夜雨

【Candy Bomb 07:00】耶路撒冷玫瑰

预言家

南树大魔王:

正正22岁生日快乐!终于到了法定结婚年龄了,今天也依旧爱你!



颈花设定,来源 @咸鱼洛的lof账号 
微量皇权富贵、星轨、长得俊。
*


01.


朱正廷常穿高领衣服。


 


因为组合出道才真正近距离接触朱正廷的蔡徐坤并不了解他的过去,在参加节目前也只是相互认识,并不熟悉。


 


蔡徐坤对其他人的私生活并不感兴趣,即使是自己队友的感情问题他也不会过多的干涉。


 


组合里穿高领衣服的也不止朱正廷一个,早就确定了关系的范丞丞和黄明昊也经常欲盖弥彰地穿着高领衣服,但是基于小孩的炫耀心和一点就燃的热恋期,情侣款的高领衣和后颈处传来的若隐若现的幽香仿佛在告诉全世界他们恋爱了,每次出入公共场合俩人都得喷比其他人多一倍的香水才能盖住味道。


 


原来朱正廷有对象了。


 


这是蔡徐坤后知后觉发现朱正廷经常穿高领衣后才察觉到的,难怪每次演出的时候朱正廷都经常性地摸后颈。


 


演出服大多都遮不住后颈,想要遮住颈花只能靠颈贴,而颈贴多数会让人不舒服,对于他们这种职业的人来说,身上基本都背着“恋爱禁止令”,若是颈花被暴露在大众的眼睛下,事业基本就已经完了。


 


朱正廷从来没有提起过他对象,该练习的时候练习,该休息的时候休息,单独出去的时间几乎不超过5分钟,也没有接过超过5分钟的电话,完全没有一个正在谈恋爱的人的样子,蔡徐坤觉得他一直没有发现是有道理的。


 


而且即使经常近距离靠近朱正廷,蔡徐坤也没有闻到过任何花香。


 


应该是本来就没有花香的花吧,他想。


 


或许是因为发现了之前一直被他忽略了的事情,蔡徐坤在平时的生活里发现了更多的指向证据。


 


被随手丢在桌子上的颈贴,偶尔从衣服露出来的一点点痕迹等等。


 


朱正廷一点都没有要向队友隐瞒的意思,一直都是他自己太大条了没有发现而已,而且照这样看来他很有可能是组合里最后一个知道的人。


 


察觉到了这一点,蔡徐坤不禁陷入深思,他是不是有点太不关心自己队友的生活了?


 


就在蔡徐坤有些走神的时候,黄明昊倏地从他的身后冒出来,大大咧咧地趴在他的背上,还皮得揪着他的头发。


 


“坤坤!干什么呢?”


 


蔡徐坤被吓得差点把手上刚发现的颈贴扔了出去,倒是黄明昊眼尖发现了。


 


“这是正正哥的颈贴?怎么又放客厅了……我都看到四五次了。”


 


看来是经常有的事了。


 


“Justin,我问你件事。”蔡徐坤犹豫了一会儿,斟酌着自己的用词,“正廷他……是一直都有对象吗?”


 


黄明昊倏地一怔,下意识蹙眉,眼神有些飘忽,说话也突然变得吞吞吐吐:“这事吧我不太好说,你可以去问正正哥,嗯……不过是不太好的事情,虽然挺久了,我也不知道他愿不愿意提。”


 


经黄明昊这么一说,蔡徐坤却也收住了对这件事的好奇,既然是不好的事情,他也不想去揭队友的伤疤,直到那一天真相直接摆在他眼前。


 


 


02.


 


百分九的巡演已经到了杭州站。


 


上舞台前,朱正廷抚摸着后颈,有些不自然地转着脖子,蔡徐坤在旁边正欲开口,理智又先一步制止了他,话语憋屈地在喉腔打了个转儿又咽了回去,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正廷,领子。”蔡徐坤伸手把朱正廷的领子折好,小队长看起来有些坐立不安,蔡徐坤带着点安抚意味地拍了拍他的肩。


 


“别紧张,都演出了这么多次了。”


 


蔡徐坤的话是带着点调侃意味的,话语的尾巴还溜着一丝轻笑,眼神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终归还是掩下去了。


 


“嗯,谢了。”朱正廷说话的时候像舌下含了一块冰,咬字的时候带着些糯软的含糊,缥缈的柔软,眸底盛着一汪笑意,是连带着眉眼都扬起的欢颜,澄亮的目光直直掷入他的心里,激起了一阵不大不小的涟漪。


 


蔡徐坤若无其事地收回视线,身侧的拇指却还是略带急躁地摩擦着食指,像尝试破冰的游鱼,在一番无用功后沉了下去,回归平静。


 


随着耳膜清晰的鼓动,耳边响起了破裂的声音,有什么东西已经开始发芽了。


 


演出是成功的,台下灯山光海,应援灯牌和荧光棒像一片五彩星海,卖力的嘶喊,一点即燃的灼热空气。


 


蔡徐坤抬眸看向站在他前半步的朱正廷,为了舞台染的金棕发衬着割据的灯光,右耳的金属耳钉泛着锐利的光,平时较为温顺的眉眼上挑着折射出尖锐,面部的线条就像画家看似随意但却极有味道画下的一笔,连下颚线都精致得挑不出一点瑕疵。


 


他的锁骨盛着一层光,而后泄下领口与皮肤的空隙处,半漏半掩的令人想要探索的神秘地带,从额上渗出的汗珠顺着线条滴入衣服里,带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下一秒视线一偏,却倏地怔住,眸色一暗。


 


蔡徐坤上前一步揽住朱正廷的肩,稍稍用力压低了他的身体,在对方略带疑惑的眼神下冲他做了几个口型。


 


「颈贴掉了。」


 


朱正廷马上靠近了他,两人极其自然地做完了最后的ending动作,朱正廷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笑,而紧紧贴近他的蔡徐坤却感受到了他浑身的紧绷,只得用力按了按他的肩让他放松。


 


虽然颈花只有肉眼可见,但这么敏感的位置只要有一点痕迹就容易引起争议,特别对他们这种职业的人来说更是麻烦。


 


散场的时候,蔡徐坤和朱正廷一起去了后台通道,后台的通道又黑又长,漆黑得令人有一种窒息的错觉,直到走了几步后看到尽头传来的一点点灯光才让这种感觉消退了一些。


 


蔡徐坤已经帮朱正廷贴上了新的颈贴,在触碰到那里的时候甚至有些瑟缩,胸腔莫名有些闷,憋着一股劲在心里又释放不出来。


 


他们在沉默中僵持,凝重的氛围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最终以朱正廷的话终结。


 


“很丑吧。”


 


朱正廷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还带了些笑意,蔡徐坤却从里面听出了自嘲的意味,仿佛结着冰碴子的语气。


 


蔡徐坤几欲开口,却像有一双无形的双手狠狠地扼住他的喉咙,将所有话语都抑在喉中。


 


朱正廷后颈的不是颈花,而是疤痕。


 


尽头的灯光突然一闪,最后归于黑暗,那一瞬间蔡徐坤看到了朱正廷的眼睛,眸底的光也随着黯淡下去。


 


 


03.


 


蔡徐坤和朱正廷一个小时后才回到后台,最后的ending动作分明和排练的时候不一样,这一点自然不可能逃过组合里其他人的眼睛。


 


黄明昊暗戳戳地凑过来把蔡徐坤拉到一边,还抬头看了不远处正帮着队员整理妆容的朱正廷一眼,确定他没有留意这边后才开口。


 


“坤坤,你和正正哥刚刚干嘛去了,还有最后的动作怎么回事?”


 


相比起黄明昊嘴溜的急切,蔡徐坤一副松态坐在椅子上,手指扣着椅背,云淡风轻。


 


“他的颈贴在台上掉了。”


 


一句话就把黄明昊所有的话给逼了回去,少有的看到温州人吃瘪的样子。


 


蔡徐坤低头把玩着从妆台上顺过来的粉饼,心不在焉,不久前朱正廷的话就像悬在心上的一根刺,惶惶不安。


 


朱正廷有男友,前任的,他说大概在半年前就已经分手了,对方现在已经有了新欢,而且已经开始谈婚论嫁了。


 


朱正廷伸手探向被颈贴遮住的疤痕,语气听不出起伏。


 


“这里经常会痛,不过我已经习惯了。”


 


说得挺轻巧的,但是亘在后颈的疤痕却明晃晃地述出了他内心受到的折磨,疤痕会痛,但是最痛的不在这里,在心里。


 


蔡徐坤身边也有这样的朋友,在经历了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分手后始终忘不了对方,他曾经拉着蔡徐坤说,疤痕的痛不算什么,可是每当它痛的时候心里就像被刀划了一道口子,血淋淋的。


 


只有那疤痕在始终提醒着他,他还会难过,他还没有忘记。


 


朱正廷用淡薄的语气掩饰住伤痕累累的心。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该走了。”范丞丞准备离开的时候见蔡徐坤还坐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什么,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


 


“没什么,走吧。”蔡徐坤把粉饼放到一旁,捞起身后的背包跟范丞丞一起出去了。


 


车已经在门外等着了,朱正廷还在车外等着,看到俩人慢慢地走出来,连忙上去把他们扯过来,边走还边叨叨着。


 


“你们怎么回事啊,不是早就让你们准备走了吗?不用睡了?是谁在后台还说好累好累的。”


 


日常被暴力仙子统治的两个人没有吭声,都默默跟在朱正廷后面上了车。


 


“都怪你,走这么慢。”范丞丞偷偷伸手掐了蔡徐坤一下。


 


“你自己也慢。”蔡徐坤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上车后,范丞丞马上就去找黄明昊一起坐了,走位全靠飞,车上只剩下前面的两个座位了,朱正廷很自然地坐下了,抬头看着还在愣神的蔡徐坤。


 


“坐啊,怎么了?”朱正廷的神情看起来非常自然,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蔡徐坤有些含糊地应了一声,有些拘谨地坐在朱正廷旁边,明明平时更加亲近的动作也有,偏偏发生了那件事后倒让他有些不自在了。


 


左手腕上突然变得有些灼热,蔡徐坤悄悄伸出右手附在左手腕上,眸底的情绪晦涩难懂。


 


有时候喜欢一个人是一瞬间的事,某一个眼神,某一次心跳,胸口突然有萤火抑不住的冒出,就在那一刻,眼前这个人每一处都是好看的。


 


有的东西已经开花了。


 


 


04.


 


巡演一场接着一场,每次巡演的间隙不仅要准备下一次演出的练习,中间还有各种通告和代言,几乎没有闲暇的时间。


 


少有的被经纪人放了半天假,黄明昊早就拉着范丞丞讨论着要去哪里玩了,其他人也是各自计划着难得的空闲时间,朱正廷只得提醒他们出门的时候要多加小心,不要被发现了,特别被点名的就是范丞丞和黄明昊两个平时最大胆的人。


 


“知道了知道了,我会小心的啦,正正哥你不出去吗?”黄明昊在朱正廷的叮嘱下贴好了颈贴还喷了足量的香水才被放过。


 


朱正廷捏住衣角细细摩擦,笑道:“我不去了,这支舞还没有练熟,我再练练。”


 


黄明昊和范丞丞出去后,整个屋子就显得空旷了不少,朱正廷坐下休息了片刻后就开始继续练习了。


 


作为团队里的舞担,朱正廷虽然舞蹈基础好,但学舞的速度不算快,甚至比其他人还要慢上半拍,每次学舞他都要花更多的时间去练习,现在牺牲的是闲暇时间,平时牺牲的就是睡眠时间。


 


在练到第二遍的时候屋外突然一阵玻璃与地面发生碰撞破裂的清脆声,朱正廷的动作突然一顿,随后马上反应过来推门而出。


 


蔡徐坤看着地上的碎玻璃,先是怔了一下,下意识就想直接伸手去碰,朱正廷从练习室出来后马上出声制止。


 


“别碰!”


 


蔡徐坤突然收手,但因为动作太大被玻璃划伤了手掌,倏一下倒吸一口凉气,捂住自己的左手掌。


 


朱正廷马上去把柜子里的医药箱拿出来,小跑到蔡徐坤旁边拉着他到沙发上坐下,开始熟练地给他处理伤口。


 


“怎么这么不小心?”朱正廷用棉签轻轻地附在伤口上,清晰地听到他的倒吸声。


 


“现在知道痛了?小孩都知道不能去碰玻璃渣你还去碰,还把自己弄受伤了。”朱正廷看着蔡徐坤手上的伤口,半是心疼半是生气地说道。


 


手掌的伤几乎快到手腕了,而他的左手腕上带着护腕不利于伤口的处理,朱正廷当机立断拆下他的护腕,蔡徐坤出声阻止也来不及。


 


倏地在蔡徐坤的手腕上看到那个熟悉的图案时,朱正廷的脑袋里顿时一片空白,那些被他封存的记忆如洪水猛兽般袭来,让他无法招架。


 


他们在沉默中对视,蔡徐坤从朱正廷的眼睛里看到了许多复杂的东西。


 


“月季。”


 


朱正廷淡淡地吐出两个字。


 


蔡徐坤轻抿唇,在心里编排了上千遍的词到了现在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到了嘴边又憋屈地换了柔软的。


 


“对,月季。”


 


当一个人爱上一个心有所属的人时,手腕内侧会出现被暗恋者的花朵图案,仅暗恋者与被暗恋者可见。


 


 


05.


 


黄明昊明显感觉到练习室里的气氛不对劲。


 


范丞丞,没问题,还是一样的傻里傻气的。


 


陈立农,没问题,还是一样的毒舌,对尤长靖超凶。


 


林彦俊,没问题,还是一样的喜欢讲冷笑话。


 


尤长靖,没问题,还是一样的瞒着大家偷吃东西了,味道都闻到了。


 


王琳凯,没问题,还是一样的在练习室里发疯。


 


朱星杰,没问题,还是一样的给王琳凯当老妈子。


 


蔡徐坤和朱正廷……有问题,太有问题了,哪哪都有问题。


 


对视的时候马上移开视线,稍微有一点肢体接触朱正廷就会像受惊的兔子一样马上弹开,吃饭的时候朱正廷也插在了黄明昊和范丞丞的中间,完全不理会身后蔡徐坤有些无奈的眼神。


 


黄明昊给了蔡徐坤一个眼神:发生什么了?


 


蔡徐坤摇了摇头: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


 


一直持续了几天的低气压,蔡徐坤终于忍不住了,在排练的途中一把扯过朱正廷的手就拉着他出去了,留下七个人面面相觑。


 


“正廷,我觉得我们得谈谈。”


 


从走廊里窗帘外透出的细光直直射到衣服上,带着尘埃的飘动,就像蔡徐坤此时的心一样,一跳一跳,却是与之相反的沉重。


 


“你在躲我。”完全陈述的语气。


 


朱正廷没有说话,他们在沉默中僵持着,甚至连对视都做不到,只能侧过头逃避蔡徐坤灼热锐利的视线。


 


“你已经看到了我手腕的月季了,我也不会再掩饰什么,我喜欢你。”


 


“我知道你一下子不能接受,但是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


 


朱正廷后颈的疤痕始终提醒着他,他还没有放下上一段感情,而现在朝夕相处的队友却在这个时候对他表白,让他措手不及。


 


他也不止一次思考过,是不是要尝试着开启一段新的恋情才能放下过去,可是一次次的想法都被搁浅了,现在的情况也不适合再次开始一段新恋情。


 


“让我考虑一下吧。”朱正廷发出一阵无奈的叹息,他的确是因为上次的事情而一直在躲着蔡徐坤,也是给自己一点时间来消化这件事,不能一直逃避。


 


虽然还是有些不自在,做出了决定的朱正廷却没有再刻意地躲着蔡徐坤了,至少没有排斥他的靠近,练习室里的气温终于开始回升了。


 


其他人都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只当队长和ace闹了一次别扭,现在终于和好了,他们的日子也终于没有这么难过了。


 


天知道这些天暴力仙子的心情不好导致了他们接连受到了不公正的暴力对待,现在苦日子终于到头了。


 


 


06.


 


蔡徐坤的计划是温水煮青蛙,一点一点让自己走进朱正廷的心里,现在看来还是有成效的,由于蔡徐坤一点一点地靠近,从一些小细节上就能看到他们之间已经越来越默契。


 


难得吃一次鸡腿的时候,尤长靖和范丞丞对眼前的鸡腿已经垂涎不已,结果被身后突然伸出来的两双手抢走了。


 


蔡徐坤、朱正廷:“你们该减肥了,鸡腿就留给全队最瘦的人吧。”微笑。


 


然后把鸡腿放到对方碗里。


 


尤长靖、范丞丞:???可以不要有这种默契吗?


 


在七月的时候公司给他们放了一周的假,让他们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因为假期结束后他们即将面临的是更加繁重的工作。


 


朱正廷回到了安徽,准备在这一周的时间里除了最基本的练习以外要好好陪陪家人好好休息,最近这段时间他的压力的确有点大,状态也不怎么好,在练习的时候也总是出现失误。


 


但是命运永远都不会一直如人所愿,他总会在关键时候给人当头一棒。


 


朱正廷日常在微信群里询问队友的情况后正准备放下手机去练习,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


 


“快递?”朱正廷带着疑惑签收了快递,拆开之后捏着里面的东西,用力到把它整个捏变形了。


 


上面写着朱正廷熟悉得不行的名字,后颈处又传来了熟悉的痛感,或许也有什么不一样了。


 


朱正廷有些无措,下意识地打开手机拨出了那个号码。


 


“正廷?”


 


电话那头蔡徐坤的声音有些嘈杂,他在室外。


 


朱正廷捏着手机的手指冰得刺骨,仿佛身体里的血液都凝固了,那道小心翼翼地隐藏起来的伤疤被陡然撕开,血淋淋的,像是强行扯开嘴角咧出来的苦笑。


 


“蔡徐坤,你知道吗?”


 


相隔着几百公里有些失真的电流声,朱正廷每咬下一个字都带着掩不住的呜咽,一下一下地击在蔡徐坤的心上,生生地划伤一口子,每次呼吸都扯着难抑的痛。


 


“我收到了他的结婚请帖。”


 


“我还会难过,我以为我可以忘记了,但是好痛,他离开的时候都没有过,蔡徐坤你知道吗,我一直不觉得后颈的疤痕是什么令我难堪的东西,我甚至已经习惯了那种痛……”


 


蔡徐坤捏着手机的手指逐渐收紧,带着仿佛要把它捏碎的力度,手腕处暗淡的线条也变得灼热起来,尖锐又刺眼,眼皮盖住了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他的声音里噙着冰,出口却是溶化的温度。


 


“等我。”


 


蔡徐坤搭上连夜的飞机飞往安徽,他的心头有一堆火,这么无止境地燃烧着,终于有一天达到了顶峰,连火焰都是尖锐的形状,像一颗满是刺的荆棘。


 


碳酸饮料是平静的,当它经历了剧烈的摇晃,在开盖的那一刻,气泡冲破了一切障碍喷涌而出,有时候美得像喷泉,喷发平静之后却是满地的渣骸,狼狈不堪。


 


 


07.


 


一切从那晚之后好像都不一样了。


 


假期结束的时候蔡徐坤和朱正廷是一起从安徽回去的,他们是最晚回去的,其他七个人都一起去机场接他们,在看到他们一起出来的时候,七个人的脸色都变幻莫测。


 


什么情况?


 


接下来并没有让他们有时间思考这件事,接踵而来的就是不断不断的工作,面对繁重的工作朱正廷的兴致一直都很高,没有显出一点疲态,反而热情愈加高涨。


 


相比起朱正廷的高涨,其他人都在不停叫惨,也对朱正廷这几天的状态感到疑惑,被派出来当代表的王琳凯一把就抓住了明显和朱正廷态度变化有关的蔡徐坤过来问话。


 


“坤坤,队长这几天怎么了?怎么跟打了鸡血一样,真的吓人。”


 


“没发现吗?”蔡徐坤挑眉,“正廷这几天一直都没有贴颈贴。”


 


王琳凯倏地愣了几秒没有反应过来。


 


“我也没有戴护腕。”蔡徐坤道。


 


“卧槽,牛批啊。”王琳凯把蔡徐坤的话消化后震惊不已,“蔡徐坤你可以的啊,什么时候的事了,卧槽厉害的啊。”


 


蔡徐坤低头作思考状:“大概是上次你们以为闹别扭的时候吧。”


 


“卧槽,我还能说什么?”王琳凯都震惊地快说不出话了。


 


蔡徐坤微笑:“那就别说了。”


 


王琳凯:……


 


在经过了一个月的不间断的工作后,蔡徐坤的生日也要到来了,他们并没有举办什么大型的生日会,就在自己的小公寓里庆祝。


 


“坤坤坤坤,来许愿!”黄明昊拉着蔡徐坤带刚刚点燃蜡烛的蛋糕前,催促他许愿。


 


被簇拥过来的蔡徐坤面对着蛋糕,抬头就对上了朱正廷的眼睛,四目相接的时候他觉得有什么东西变得不一样了。


 


蔡徐坤在心里默念着自己的愿望,睁眼的时候马上看向朱正廷。


 


他在说,我的生日愿望是你。


 


仿佛全身所有的力气都凝聚到了心脏,朱正廷不自禁地捂住心口处,但是里面的萤火却从缝隙中渗出来。


 


后颈传来了熟悉的灼热感,朱正廷的眉梢像浸了甜酒,带着醉人的光泽,他笑了。


 


 


08.


 


从那晚之后,所有人都发现了不同,蔡徐坤和朱正廷后颈后的图案也丝毫没有瞒着队友。


 


蔡徐坤轻轻抚摸着后颈的玫瑰,心里像浸了蜜一样,连眉梢仿佛都能流出甜蜜的流质。


 


有些人刚开始谈恋爱就是特别招人烦,集体点名批评蔡徐坤和朱正廷这对新晋小情侣。


 


“你们真的够了,大老远都能闻到一股玫瑰味!”范丞丞探出头冲他们喊道。


 


“范丞丞你自己还好意思说!”王琳凯从身后一脚踹上范丞丞的屁股,“你和黄明昊也一天到晚带股味!”


 


“小鬼你个双标!你和杰哥难道就不是吗!”范丞丞毫不示弱。


 


“吵吵什么吵吵啦,能不能让人好好吃东西了。”尤长靖抱着一袋零食出来,“林彦俊,林彦俊快出来吃东西。”


 


“没空。”


 


陈立农,陈立农夹在四对情侣中不知所措。


 


蔡徐坤和朱正廷的花是玫瑰,出乎意料又意料之中,最为艳丽霸气的花,美貌又带着刺。


 


在向经纪人报备了这件事后,经纪人已经从黄明昊和范丞丞第一队坦白的震惊到现在第四组的见怪不怪了,在叮嘱了已经说过三遍的话后,一脸生无可恋地让他们离开了。


 


朱正廷刚脱离颈贴不久又要再次贴上,而蔡徐坤是第一次接触颈贴,刚刚贴上的时候非常不适应,经常下意识地去触碰。


 


“不要摸,你这样太明显了。”朱正廷亲眼目睹了好几次蔡徐坤的动作后拍掉了他的手说道。


 


“可是不舒服。”蔡徐坤委屈巴巴地说道,像软骨头瘫在朱正廷身上撒娇。


 


朱正廷正欲开口职责,又被蔡徐坤的话给说得心软了,轻轻拍了拍仿佛扎根在自己肩上的脑袋。


 


“乖一点,听不听话?”


 


“听,当然听。”


 


偶然路过的陈立农看见这一幕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陈立农:我觉得不行。


 


蔡徐坤:我觉得可以。


 


蔡徐坤和朱正廷的花香比其他人要浓重一些,要喷更多的抑制香水才能勉强盖住味道,可是始终会有一点暴露。


 


在一次采访中途,主持人突然问了一句怎么闻到了一股玫瑰花的味道,九个人都一个激灵突然坐直身体,忙跟主持人打哈哈。


 


“错觉,都是错觉啦。”


 


“玫瑰味?怎么可能啊,没有没有,空气可清新了呢。”


 


“没有啦,小姐姐我们继续吧。”


 


主持人虽然仍半信半疑的模样,但依旧继续开始采访了。


 


蔡徐坤和朱正廷默契地对视了一眼,俩人都浅浅一笑,连空气中的玫瑰香都仿佛掺了蜜糖。


 


虽然采访结束后被其他人喷上多几倍的香水,还被群嘲了一顿。


 


 


09.


 


在一次综艺的录制结束后,朱正廷在后台递给蔡徐坤一个手机壳。


 


朱正廷的手机壳早就换成了粉丝送的小猪佩奇,而蔡徐坤手上拿着的乍一看和朱正廷的没什么差,细看倒是能看出点不同。


 


“粉色挺好看的,你不是挺喜欢的吗,就想着给你带一个,我没别的意思。”朱正廷的眼神有些闪躲,一边忙把手机壳塞进蔡徐坤手里一边有些语无伦次地解释。


 


蔡徐坤把玩着手里的手机壳,眉眼像是浸了甜酒,盛了甜蜜的流质:“我很喜欢。”


 


至于指代的是什么,心知肚明。


 


朱正廷含糊地应了一声,撇过头在蔡徐坤看不见的地方扬起一抹笑。


 


距离组合成立已经过去了半年多,已经到了初冬。


 


这是安徽的初雪,在夜晚猝不及防地染上晶亮的白。


 


蔡徐坤捻了捻脚下的雪,把雪拨开了些,手心一把热汗紧攥着身旁人的手踱步在小路上。


 


暖橘色的光直直映下,两个影子相互依偎着。


 


在舞台上的所有锋芒都浸在了眉梢里带着温情的神采,双目相接,连喉腔都燃烧着,连带着从背脊游上的电流带来的轻微麻痹感。


 


明明是初冬的雪夜,却像身处春日的暖意中,后颈的玫瑰也散发着淡淡幽香。


 


 


10.


 


普鲁斯特在《追忆逝水流年》里说过这么一句话。


 


“就让料峭春风为一早就等在门口的彩蝶吹开耶路撒冷的第一朵玫瑰。”


 


在那一瞬间,蔡徐坤觉得他就像那只彩蝶,他等到了玫瑰。


*


下一棒: @桑麻哥哥 

评论

热度(1395)

  1. 习惯不习惯的习惯南树大魔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