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潮夜雨

【乾坤正道】他在恋爱中

平淡却回味无穷

PPAP:

短/甜/一发完结


今天让他们俩搞一下文学




=================


 


00


 


朱正廷抱着一摞书往外走,恰巧手机响了。


一手托着书,一手去摸口袋里的手机,结果手一抖,书掉了,手机也摔了。


他烦躁地叹了口气,皱着眉,没去管那些书,弯腰捡起手机,看了一眼陌生号码。


“你好。”


然而是个推销电话。


“我爱你。这一具体情境不是指爱情表白或海誓山盟,而是指爱的反复呼唤本身。”


朱正廷一愣,随即回头。


一个男生弯腰捡起地上的《恋人絮语》,笑着对他说:“罗兰·巴特,书中的一句话,我昨天刚刚看完。”


 


01


 


一所理工类大学,读罗兰·巴特的人少之又少。


至少在遇见蔡徐坤之前,朱正廷没遇见第二个,而他其实也只读过这一本罢了。


图书馆一面,二人倒是没有过多交流,只是捡起书的男生说:“学长你好,我叫蔡徐坤,最近在写一篇论文,需要参考这本书的资料,学长看完之后能不能借给我?我怕你还回来到时候再被别人借走了。”


朱正廷当时很好奇,在这所学校里会有哪门课程的论文需要查阅罗兰·巴特。


不过他没多问,只是点点头说:“没问题,你给我留个电话吧。”


交换了电话,蔡徐坤主动提出帮朱正廷搬书,毕竟这么一摞将近十本书,待会儿下楼梯也是个麻烦事儿。


“不用,没事儿。”朱正廷不太好意思让人家帮忙,这显得他很废柴。


“反正我也要出去,就一起走吧。”蔡徐坤抢先一步捡起了书,朱正廷也就不再推拒,两人抱着书一起往外走。


“你怎么知道我是学长?”朱正廷有些好奇,“你之前认识我?”


蔡徐坤迟疑了一秒,然后笑着说:“刚才去借书,管理员说被人借走了,我就随口问了一句是谁借的。”


“那管理员对你还真好,”朱正廷笑道,“我上次要找一本书找不到,想让她帮忙查查,她顾着吃饭都不理我。”


蔡徐坤低头笑笑,偷偷松了口气。


 


蔡徐坤一路跟着朱正廷到了宿舍楼,进楼之前朱正廷才恍然问起:“你也住这栋?”


“不是,”蔡徐坤把自己怀里的书小心摞在朱正廷的书上,转身跑了,“学长!上楼小心!我等你的电话!”


朱正廷站在原地回头看着那个跑走的男生,夕阳把人染得好像自带一圈柔和的光晕,可爱又温柔。


 


02


 


朱正廷熬了个通宵,到宿舍楼唯一不熄灯的自习室把那本《恋人絮语》给看完了。


之前他一直无法理解所谓的“零度写作”,在阅读了提出这个概念的人的作品之后才开始有了感悟。


恋爱中的只言片语,冷静、克制、客观、又有些冗杂。


他特意在书中找到了白天蔡徐坤说的那句话。


“我爱你。这一具体情境不是指爱情表白或海誓山盟,而是指爱的反复呼唤本身。”


看到这句的时候,他的脑海里浮现出对方的声音,突然觉得就好像是蔡徐坤趴在他的耳边专门说给他的一样。


朱正廷无奈地笑笑,觉得自己可能看书看得有些恍惚了,竟然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他收拾了书本,回到宿舍补了一觉,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下午有两节课,不得不从床上下来。


洗漱完毕准备吃完饭去图书馆转转,时间到了再去上课。


出门前看到桌子上的那本《恋人絮语》,突然又想起蔡徐坤,于是先发了条信息给对方。


【嗨,我是朱正廷,等会儿有时间吗?我吃完饭会去图书馆,把书给你。】


发完信息朱正廷就拿着书出了门,刚走到楼下就收到了回复。


【好的学长!我还没下课,那我们图书馆见,我到了给你打电话!】


朱正廷看着他的回复,还有最后那个元气满满的感叹号,不禁笑了。


他发现自己很喜欢听蔡徐坤叫自己“学长”,很可爱。


 


用“可爱”来形容一个一米八多的男生似乎有些奇怪。


但朱正廷找不到其他更合适的词了。


尤其是当他看完《恋人絮语》之后。


书里有一句话:说不清自己对情偶的爱慕究竟是怎么回事,恋人只好用了这么个呆板的词儿:“可爱!”


说一个人可爱,在朱正廷的世界里算是对那人最高的评价了。


集一切优点于一身,就算是缺点到了他的眼里也变成有趣之处,只有这样的人才能被他看作是可爱的。


而这个只见过一次面的蔡徐坤竟然让他如此定义,朱正廷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


大概是因为气场比较和,朱正廷想,毕竟难得有人跟自己一起看罗兰·巴特,虽然他也还没怎么搞懂这位大师的某些天才理论。


 


03


 


图书馆是朱正廷最喜欢的地方。


如果当初不是跟家里赌气,他现在应该至少会在一所综合类大学学着自己不一定喜欢但至少擅长的专业。


可就是因为那时候胡闹,报了一所纯理工类院校,学了个工科专业,现在搞得他每天头疼,课余时间想在学校图书馆找几本文学类书籍都难。


上个学期他给学校意见箱提了建议,连续一个学期每个星期写一封建议书,终于在这个学期,图书馆增加了文学类书籍。


朱正廷觉得自己干了件好事儿。


他吃完饭之后拿着书到了图书馆,四楼,第四阅览室,空位置很多。


最里面一排的角落,那是朱正廷最喜欢的位置,看书没人打扰,睡觉也没人打扰。


他过去坐下,又给蔡徐坤发了条消息。


【我在四阅,最里面,你到了直接来找我就行。】


他等了几分钟,蔡徐坤没回复。


朱正廷趴在桌子上又随手翻起了这本书,说实话,昨天晚上因为熬夜,看书状态其实并不好,但想着人家蔡徐坤等着写论文,怎么也得抓紧看完。


这本书一个又一个关键词,一段又一段话,作者思维太发散,解构主义果然不是那么好读的。


现在再翻看,好多昨天看过的只是有些许印象,具体说来,却又觉得模糊。


他翻着翻着就开始犯困,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朱正廷是被手机的震动叫醒的,他每次课前都会上个闹钟提醒自己,否则很容易“被动翘课”。


他一个激灵,睁了眼,同时吓了一跳的还有坐在他对面的蔡徐坤。


“你来了啊。”朱正廷下意识地揉了揉脸,“怎么没叫我?”


“看你睡得挺舒服的,反正我不着急。”蔡徐坤面前放着本书,见朱正廷醒了,把书合上,掌心托着下巴看对方,“你流口水了。”


朱正廷一愣,赶紧用手擦嘴角,尴尬得直揉眉心。


好在,口水没流到书上,他把《恋人絮语》递给蔡徐坤,又看了一眼对方面前的那本:“《荒原狼》?我刚看完。”


“嗯,刚才来了看你在睡觉就去借了本书看,好像大家都看过这个,就剩下我一个文盲了。”蔡徐坤始终含笑看着朱正廷,问他,“你等会儿有事吗?我想跟你聊聊罗兰·巴特。”


朱正廷看了眼时间,面色犯难:“我得去上课,晚上吧,如果你晚上有时间的话。”


“可以啊!”蔡徐坤笑道,“我下午没课了,就在这儿等你,那你下课我们一起吃个晚饭再聊?”


朱正廷看见他笑自己也想笑,这个男生给他的感觉太舒服了,明明才刚认识,但就是觉得很合拍。


“行,”朱正廷站了起来,拿着手机说,“那我先去上课,下课了过来找你吃饭。”


朱正廷揉着酸疼的脖子往外走,蔡徐坤就一直盯着对方的背影直到人家拐了弯不见才收回了视线。


 


04


 


“其实我搞不太懂罗兰·巴特,”吃饭的时候,朱正廷看了一眼蔡徐坤放在椅子上的书说,“只是前阵子在网上无意间看到了他关于‘零度写作’的概念,觉得好奇,就找来看看。”


“‘零度写作’的话,我觉得这个平衡很难把握,”蔡徐坤想了想说,“它要求写作者以绝对冷静、客观、理智的方式去进行创作,但是这个‘度’要怎么确定呢?什么样才算绝对的冷静客观理智呢?我一直想不明白。”


朱正廷看着他皱起的眉毛,突然笑了。


“嗯?怎么了?”蔡徐坤一脸莫名。


“我还以为你在专门研究罗兰·巴特,还想跟你讨教一下。”朱正廷歪着头看他,“没想到你也搞不懂。”


“搞不懂,我说了,我就是一文盲啊!”蔡徐坤也对着朱正廷笑,“要不是因为学长你,我才不看这么多书。”


蔡徐坤说完,突然咬住嘴唇,知道自己不小心说漏了嘴,赶紧低头吃饭。


“等等!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蔡徐坤闷头吃饭不吭声,看也不看朱正廷。


朱正廷盯着他,半晌,带着笑意说:“喂,这位同学,你耳朵红了。”


 


05


 


朱正廷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想的,怎么就跟一个昨天才认识的学弟像小情侣一样逛起了校园。


七月份的夜晚,蚊子比人还要活跃。


朱正廷平时晚上能不出门就不出门,就是为了躲开这些恼人的蚊子,可今天竟然优哉游哉地走在蔡徐坤身边,甚至不想回宿舍。


“所以,你老早就认识我了?”朱正廷觉得这件事太不可思议了,学校这么多人,蔡徐坤竟然说刚进大学的时候就记住了他。


“嗯,当时你在教学楼门口告诉我领宿舍钥匙到二楼大厅。”蔡徐坤不好意思看他,低头看着脚下的路,“当时你手里拿着一本93年出版的繁体版《看不见的城市》,这本书其实我本来不知道的,后来去图书馆找了好久才找到。”


对此,朱正廷已经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当时我还好奇,问同学咱们学校是不是还有个文学院,结果并没有。”蔡徐坤自嘲地笑笑说,“后来为了再遇见你,我就天天往图书馆跑,觉得早晚有一天能遇见。”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朱正廷已经不好意思地红了耳根。


“后来我发现学校有台机器可以查每个人的借阅信息,我就想了点办法,知道了你的学号。”蔡徐坤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这样是不是有点儿像跟踪狂啊?”


“啊?”朱正廷原本正低头偷笑,听对方这么一说,赶紧否认,“没有啊,就是……我都不知道这些……”


“我不好意思嘛。”蔡徐坤抬手抓了下头发说,“后来我就按照你的书单,把你借过的都看了,好多书其实我都搞不懂,但我特别庆幸那天我把罗兰·巴特这本书里的这句话背下来了。”


蔡徐坤的话逗笑了朱正廷,他扭头看着对方说:“搞了半天,你这是被动学习啊?”


“算是吧,不过我也确实学到了很多,”蔡徐坤补充道,“有些书,真的很好睡,我晚上不困的时候,全靠它们催眠。”


朱正廷笑得没站稳,靠在了蔡徐坤身上,他拍了对方一下说:“你怎么这么逗啊?那我问你,我之前没借过《恋人絮语》,你怎么提前看了?”


“新书嘛,这个学期新到的一批,我就觉得你迟早会看,未雨绸缪一下。”


朱正廷站稳,没继续往前走,就那么定定地看着蔡徐坤。


“怎么了?”蔡徐坤突然紧张起来。


朱正廷站的位置旁边就是路灯,柔和的橘色灯光照得他格外好看,只不过,蚊子多了点。


蔡徐坤过去,伸手在他旁边扇了扇,给他驱散了凑过来的蚊子。


“我问你啊,”朱正廷说,“你偷偷关注我至少一年多了吧?那怎么昨天突然跟我说话了?”


他的问话一出,蔡徐坤的手停在了半空。


“怎么了?”朱正廷皱了皱眉,觉得蔡徐坤不太对劲。


“因为你要走了。”蔡徐坤放下手,有些失落地说,“你要毕业了。”


 


06


 


朱正廷拍毕业照那天下了雨。


合照刚结束,大雨瓢泼,所有人都从草坪跑回了教学楼里。


他站在楼门口,给蔡徐坤打电话:“下雨了,你还过来吗?”


“去啊!你等我!”


蔡徐坤从图书馆往教学楼跑,出来时没带伞,等到教学楼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快湿透了。


“你怎么不带伞啊?”朱正廷有些埋怨地说他,可说归说,还是拿了纸巾给他。


“着急。”蔡徐坤笑着看向朱正廷,看着这个人穿着学士服的样子,心里有些发酸。


“你要走了。”


蔡徐坤的这句话让朱正廷心里也不是滋味,两人才刚认识没多久,可朱正廷就要离开了。


之前两人散步的那晚,蔡徐坤有些话迟迟没能说出口,而朱正廷也没多问,就这样不清不楚地暧昧着。


至于为什么,两人心里都有数。


“我爱你是以悲剧的形式肯定人生”,书里这么写,于是明知离别就在眼前的两个人都选择对这件事闭口不言。


至于最后究竟是悲剧收场还是皆大欢喜,一切都就看命运的安排了。


两个人本来相约在草坪一起拍照片,但因为下雨,不得已,换到了室内。


最后的纪念,朱正廷想,在学生时代的末尾,遇见这样一个人,最终这场故事,也算是很值得了。


 


分开前,蔡徐坤送了一本书给朱正廷当做毕业礼物。


最新版的罗兰·巴特《恋人絮语》。


蔡徐坤说:“咱们俩也算是因为这本书相识的,可能你拿回去也不会再看了,但是,留作纪念,希望你慢点忘记我。”


朱正廷接过那本书的时候,顺势给了蔡徐坤一个拥抱。


两个人身高几乎相同,拥抱的时候心脏贴着心脏,仿佛两人的心跳融为了一体。


 


07


 


朱正廷忙了整整半年,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从职场菜鸟到熟悉工作流程。


等到好不容易迎来一个稍微长一点的假期,他终于想起了那本蔡徐坤送他的书。


这半年来两人偶尔也会联系,不过因为朱正廷太忙,每次聊不过两句就草草结束。


他难得休息,泡了杯咖啡,拿着书,坐到沙发上准备好好享受一下生活。


 


“我爱你。这一具体情境不是指爱情表白或海誓山盟,而是指爱的反复呼唤本身。”


这句话,是蔡徐坤对朱正廷说的第一句话。


在蔡徐坤送给朱正廷的这本书里,被划上了横线,并在旁边做了标注。


蓝色的墨水写着:我爱你。这次是表白,是海誓山盟,也是爱的反复呼唤本身。


朱正廷看着这句话,指尖微微发抖,回想起他毕业时蔡徐坤说的话,对方说:“希望你慢点忘记我。”


 


朱正廷又把这本书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然而他发现自己还是没法解构爱情这个课题。


他爱蔡徐坤吗?


他有些弄不清楚。


但无需质疑的是,他很想念那个人。


他突然很想让时间回到那个下午,他因为一通推销电话而失手掉落了书。


那个时候,蔡徐坤出现,对他说:“我爱你。这一具体情境不是指爱情表白或海誓山盟,而是指爱的反复呼唤本身。”


 


08


 


朱正廷再次见到蔡徐坤是在两个星期之后,他因为工作原因,出差到了原本读书的城市。


来都来了,不见一面不合适。


但他没有提前告诉蔡徐坤,而是先一步去了图书馆。


图书馆进门刷卡,他已经不是这里的学生,只能趁着门口的管理员阿姨去厕所时偷偷溜进去。


朱正廷直接去了第四阅览室,这里依旧没多少人,他一眼就看见了趴在最里面的角落睡觉的男生。


 


朱正廷翻看着桌子上的《荒原狼》,不禁笑着想: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你就在读这本,这是到现在还没看完?


他看着书,直到太阳西垂,面前睡觉的人才醒过来。


“晚上一起吃饭?”


蔡徐坤看着眼前的人,一度以为是幻觉。


“去食堂,你请客吧,我没有饭卡。”朱正廷把书还给他,笑着起身说,“我不在,你看书的速度立刻就降下来了。”


蔡徐坤坐在那里愣愣地看着他,朱正廷无奈地拉住他的手说:“走啊,愣着干嘛?我都快要饿死了!”


 


太阳往西边去了。


整个世界又变成了温柔的橘红色。


朱正廷跟蔡徐坤并肩走在校园里,一个四处张望着,一个红着耳朵偷笑着。


“我看见你写的备注了。”朱正廷突然转过来说。


“啊?”蔡徐坤一愣,“什么备注?”


“《恋人絮语》,”朱正廷说,“在书上乱写乱画的人不是你吗?”


蔡徐坤想起自己送礼物时的小心机,没想到对方发现了。


时间已经过去半年多,他还以为自己再没有希望了。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朱正廷问,“我是说毕业之后。”


他问完这个问题,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篮球场,耳朵却支楞着等着对方的回答。


“我还有一年半才毕业,之前没想过这个问题。”蔡徐坤倒是诚实,不过这诚实让朱正廷皱了眉。


“可现在我有想法了!”蔡徐坤紧接着说,“就是不知道你同不同意。”


“你自己的事干嘛问我同不同意?”朱正廷的心跳突然加速,他觉得自己大概猜得到对方要说什么。


“当然要你同意了,”蔡徐坤耍赖似的说,“我想去你工作的城市,如果能和你当室友就更好了。”


“只是室友吗?”朱正廷转过来问。


蔡徐坤看着他笑了,笑得有些难以自持,他没回答朱正廷的问题,而是问对方说:“虽然不太好意思,但是,我现在能不能牵一下你的手?”


 


09


 


朱正廷在火车站等到发火,然而早该到站的车还迟迟没有进站。


他给蔡徐坤打电话说:“这算什么?好事多磨吗?”


蔡徐坤也急,但想到等会儿就能见面了,什么烦躁的情绪都没了。


他柔声哄着朱正廷说:“这列火车载着我对你几年的爱,太重了,所以你就原谅它一下,好不好?”


朱正廷听了蔡徐坤的话,火气一下就消了。


尽管着急,可还得等下去,还得心甘情愿地等下去。


在《恋人絮语》里,有一句话,他很喜欢。


“我在恋爱中吗?


是的。


因为我在等人。”


之前是蔡徐坤一直在等他,那么今天,就让他等一会儿蔡徐坤好了。


反正家里的食材已经买好,双人床也准备好,独属于二人的“恋人絮语”已经开始书写,再耐心等等,也不算什么。


 


“我在恋爱中吗?


是的。


因为我在等人。”


也不知道究竟等了多久,火车进站了。


朱正廷听见车站广播播报火车进站的消息,浅浅一笑。


在故事的后来,所有等待的人,都等来了他所等的人。


 


【完】


 



评论

热度(2468)